至真堂画廊新闻及艺坛资讯-->>至真堂画廊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画廊及艺坛新闻


支招:靠收藏致富可能吗?
发表时间:2013-10-4

 
      编者按: “变化发生得太快了。”在艺术家张晓刚看来,几年之间,中国的当代艺术既经历了价格的过山车之旅,也更深地卷入到画廊、拍卖行、展览、艺术品经纪人等构成 的全球交易链中。在收藏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的时候,人们都想分得艺术市场的一杯羹,究竟如何在变幻莫测的艺术市场上实现这个梦想,我们不妨看看那些成功人 们的案例,或许会从中会受到一些启迪。
  收藏玩家汪译男:挣钱是个副产品
    
    上海电视台知名主持人汪译男可算是一个艺术收藏的“沉迷玩家”。说到“玩”,就能感觉到他身上仿佛到处都是劲道。“收藏我玩儿的东西可多了。”译男笑着告诉记者,“每天没花那么点时间在‘玩’上,就浑身难受。”
  但是如今的收藏市场,也有更多形形色色的人都没能玩在道上。“有些特别有钱、工作上特别能赚钱的人,也是一辈子都在玩赝品、玩不对的东西。”译男不无感慨地说道。
  可以说,如今的收藏市场充斥着各类赝品、假货,相对应的也有无数蜂拥进入的投机客、逐利分子。“在这个市场,确实有些人是靠高换手率来挣钱的,但时间长了,总是要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译男有些语重心长地说,“其实市场的乱象很大程度是藏家们的不负责任造成的。”
  有些人买了一批东西就扔在那不看了;有些人则只关注藏品某个单一的点,比如作者名号、材质好坏;有些人呢,永远在等待那个出手的“最佳时 机”。可以说,这样林林总总的“玩家”几乎都是很难“玩”好的一批人。于是不正常的市场阻碍了正常的艺术品发展。几经周折,最后发现冲进艺术品市场仿佛像 是又冲进了另一个“股市”。
  “还是那句话,不能想着去赚钱,在艺术品收藏领域尤其如此。”译男摆摆手说,“只要你爱玩、想着要玩好,就没有玩不好的道理。”只要玩进去了,即使挑不到100件里面最顶尖的那件,那挑的也一定是前三、前五的佳品,又怎么会有亏本的事呢?
   
“黄金有价玉无价”,这句俗语用在近些年玉器价格走势上再贴切不过。天津玉器收藏爱好者魏基杭自本世纪初开始收藏玉器,他见证了玉器这10多年 来价格的飞速飙升,“玉器价格近些年普遍得以大幅上涨,尤以缅甸翡翠、新疆和田玉为代表,每年涨幅均极为惊人,一些精品玉器价格甚至上涨了百余倍。拿我收 藏的和田玉籽料来说,一块拇指大小的和田玉籽料在本世纪初几十元就能买到,现在没有几千元根不拿不下来。”
  魏基杭爱上玉器收藏,与他铁路相关工作有着莫大的关系,时常到新疆出差的他,经常接触到新疆玉料。起初,他被新疆玉料巧夺天工的美丽外表所 吸引,每次出差总是会带一些玉料回天津,久而久之,他家中角角落落散落不少玉器,继而萌生了进行玉器收藏的念头。“开始也就是觉得这些玉料好看,那时玉器 价格普遍较低,几元钱、几十元钱就能买到一块。把玩玉器时间长了,对玉器也有了更深的了解,比如玉器的艺术价值、工艺价值、历史价值等,玉器收藏种类便多 了起来,和田玉、翡翠、玛瑙等均有涉猎,到现在差不多收藏了各类玉器藏品百余件。”魏基杭说。
  魏基杭说,他收藏玉器并不是出于投资的目的,从爱好和兴趣出发,现今购买玉器仍是“自己喜欢才出手”,这让他在收藏玉器时少了一些浮躁,多 了一些理性。在他看来,现今很多收藏玉器的人,看重的就是玉器连连飙升的价格,这其实是存在一定误区的,品味玉器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工艺价值等更能让 人流连忘返。虽然魏基杭是因爱好而收藏玉器,但正所谓无心插柳成荫,收藏给他带来的回报同样让人咂舌。他在10年前开始收藏玉器,那时玉器还没有经过市场 暴炒,价位普遍较低,用投资术语来说,他在“低位抄底”了各类玉器,时至今日,无论是新疆和田玉,还是缅甸翡翠,其价格涨个百倍都不稀奇,这让他的财富得 以快速升值。不过,他也提醒藏家,虽然玉器原材料日益稀缺,但经过连番暴炒,其价格已高高在上,未来不可能继续大涨下去,也就说,从玉器资源角度来说,目 前的价格已是高位,未来上涨空间有限,仅仅出于投资的目的而介入玉器市场并不理性。
     
   近年来,书画收藏称得上是“水深火热”。“水深”因其造假制假现象泛滥,一不留神就会蒙受巨大损失;“火热”因书画收藏占据着国内乃至国际收藏市场的头把 交椅,大批收藏爱好者投身到书画收藏的大军中来。不过,记者采访的天津收藏爱好者李安东却是独辟蹊径收藏成扇,扇面字画让酷爱书画的他领略到古今名家风 采,而成扇多种工艺合成又在一定程度上避开了赝品的烦扰。
  李安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工作于天津市一家文房四宝堂,耳熏目染之下渐渐爱上了成扇收藏。“成扇收藏在那个年代并不像现在这么火热,成扇更多 被用来作为纳凉避暑的工具。而我有幸工作于文房四宝堂,经常接触到名家篆刻扇骨、雅士书画扇面的成扇,扇骨小巧玲珑造型别致,既可品赏把玩,又兼具实用价 值;扇面一面题字一面绘画,不论真、草、隶、篆,还是山水、人物、花鸟、鱼虫,都可以在独特的形式中放出异彩,细细品咂可通古今、知荣辱。”就这样,李安 东成为天津较早进军成扇收藏领域的藏家,且一发不可收拾,他收藏了100余把近现代名人书画成扇,如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刘奎龄、王雪涛等名家的成 扇,还收藏有启功、孙其峰、王学仲、何家英等当代名家的书画扇。
  在李安东眼里,无论是把玩还是投资,收藏成扇是一门既深奥而又雅致的学问,小小扇子里有大乾坤,玩转收藏要有平常心,这样才能攀上成扇收藏 的最高境界。其实,藏家没有必要过多关注价格因素,收藏品因其资源日渐稀缺,升值增值是大势所趋,从近年来拍卖市场来看更是一目了然。如2000年,齐白 石的一把成扇价值几万块钱,现在已经达到两三百万乃至四五百万元。当代名家的成扇作品价格也在近年连连翻番。“我在1994年花500元买下了10把晚清 状元、翰林名人字画成扇,这些成扇把把精美,扇骨包浆丰润,扇面为名家字画,目前这10把成扇市场价值少说也在20万元以上。收藏就是这样,入行早捡漏的 几率就大,但前提是你能‘藏’住,耐得住寂寞。这就要求你在收藏中不能掺杂过多的金钱因素,平常心收藏,把玩放在首位,赚钱放在末尾,才能在收藏中收获更 多的惊喜。”李安东感慨地说。(今晚经济周报)
     
     专家声音:
  天津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天津市博物馆名誉研究员徐俊和:
  收藏一定要源于热爱
  随着国力的发展和强盛,一个宏大的中国梦等待大家去实现,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长期以来,中华文明以其独有的特色和辉煌走在了世界文明发展的前列,为世界文明进步作出过巨大的贡献,艺术品作为传播当代中国文化价值的载体,值得我们用心去收藏、去传承。
  综观2012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成交额在611亿元,相比2011年的968亿元的成交额有较大幅度的下降,不少拍卖行成交额下降了 50%。究其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低迷,使得人们对艺术品投资信心有所下降,收藏市场整体进入调整期;其二是 国际游资在此前大幅拉高部分收藏品价格,有些藏品价格高得离谱,风险过大,使得谨慎收藏、持币观望情绪浓厚,抑制了拍卖成交数量。
  展望2013年收藏品市场,调整或仍是主基调:夯实,稳中有升。观察近阶段主要收藏品类走势,书画是当前收藏热点,拍卖市场千万级别成交屡 屡出现,精品类书画价格看涨;瓷器价格稳中有升,明清官窑升值潜力依旧;玉器堪称疯狂的石头,乱象横生,老玉卖不过新玉,赝品扰乱市场,适当回避热炒对象 为宜;纸质杂项类收藏,红色收藏逐渐被人们认识、挖掘,走势平稳,藏家可适当关注。对于收藏者来说,应摒弃一夜暴富的心态,理性看待收藏热,脚踏实地的开 始收藏之旅。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多学一些收藏知识,多看一些收藏真品,多一份保存人类文明的责任,收藏领域大有可为。
  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副主任王立军:民间难买真古玩 别幻想靠收藏一夜致富
  2011年中国收藏界十大年度人物称号的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副主任王立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目前不仅古玩收藏市场混乱,古玩鉴定专家队伍更加混乱,我国目前起码有几十亿件大大小小假文物在民间流转。
  王立军说,“每次在一个地方举行鉴宝活动,现场都是人山人海,不少人都是拿着家中自认为最珍贵、最精美的古玩过来鉴别。但是这些所谓的古 玩,90%以上都是假文物。其中品相好的,勉强称得上是仿古工艺品,比如之前的那套汉代玉凳,大多数一眼就能看出是假文物,是人造的赝品。”王主任表示。
  现在之所以出现全国性的文物收藏热,王主任表示,还因为不少人幻想借此一夜暴富。“古玩收藏刚刚起步的时候,发生过不少一夜暴富的故事。这种事情现在几乎很难发生了,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还在民间流转的真文物已经非常少了。现在的古玩市场,已经很难买到真正的古玩了。”
  古玩收藏市场之所以出现这种假文物横行的情况,王主任认为,一些专家和拍卖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少拍卖公司为了盈利和炒作,更是知假 拍假。“这是因为《拍卖法》第61条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不少拍卖公司就是根据这一 条,知假拍假,肆无忌惮。”
  那么,普通老百姓如何鉴别真正的专家,王主任表示,一个最简单的办法,真正的鉴定专家从来只鉴定古玩的真假和年代,不对文物进行估价。“凡是鉴定古玩需要收费,并且开具证书的专家,一般都靠不住。”(新华报业网)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展示

                    
Copyright © 2012 版权所有 至真堂画廊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13016968271@163.com
 电话:025-85282622 手机:13016968271 联系人:章翀山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长江路268号江苏省老美术馆旁
苏ICP备13044232号-1 技术支持:酷艺文化